个人不是很喜欢回想过去,总感觉回想过去总会让心情变得压抑,回想悲伤会让心情低落,回想欢乐会让现在变得空虚,我很讨厌。

只是最近发生了点事,想将现在的我保存在文字里。 外公走了,刚走一个多月。那天母上大人正准备叫我一起回去看望,因为外公又摔了。自己从床上爬起来,但是没能起床,直接摔地上了。母上大人前思后想,要不弄张软床放地上,摔也摔不着,我就吐槽“这床一睡下去就再也站不起来了啊”。结果呢,还没睡下去就再也醒不过来了。

外公原来的身体还算良好,虽然总有各种各样的问题,直到后来一天,在一条路上摔了一跤,左股骨粉碎性骨折,于是身体就在短时间内变得非常糟糕。腿摔断以后,思前想后,还是做了手术,上了钢钉。但是,恢复得并不好,外公不听的别人劝,在恢复的过程中不停活动手术的位置,到了最后钢钉完全走位,顶的皮肤突出来一块,一摸,那感觉真是心都凉了半截。

看着外公的身体渐渐变得糟糕,母上大人也常拉我回去看望,有一天,回到去的情况我印象非常深刻。那是个阴雨天,回到老房子,一进屋,乌灯黑火,虽然还是白天,但是屋内光线非常暗,对于本来就有眼疾的外公来说,那跟黑夜没什么区别。请的佣人走开了,外公一个人躺在床上,睡。除了睡,我也不知道他能干什么。眼睛也看不见了,耳朵也听不太清楚了,人,在五官被剥夺的情况下多久会疯掉呢?于是当天母上大人推着外公逛了一趟公园,还买了个新的收音机,那天,外公笑得很开心。

外公走的那天,我们在路上就收到大舅的电话“外公快不行了”。我开车踩的油门有点大,不过路上测速的地方还是好好遵守交通规则了(真是不乖的孩子)。一回到去,就听到一句“走了”。

WTF?刚刚还说这2天精神起来了准备回来看望,这就走了?我进去看了看,睡着了,很安详,只是没有呼吸。那是我第一次亲眼目睹亲人去世,外婆当年走得早,似乎是在初中升高中的时候,我后来知道的时候都已经是尘埃落定了。

接下来就是一大串的拜祭仪式……不写了。在殡仪馆回来的路上,我想起一句话,忘记了是在哪里听到的,一个母亲对自己孩子所说的话“你的父母还健在,但是我的父母呢?都已经不在了。”眼泪就有点忍不住。

这两周,爷爷的身体也开始出毛病了,四肢疼痛,在活动的时候非常痛,去医院检查了一下,贫血,白细胞高之类的,反正是没出来结果。那天我跟着去了,戳手指的结果是有异常,贫血。回来给医生看结果的时候,我陪爷爷坐在外面,看着他的表情,我想到的一个考试不及格的小学生,一脸自责,仿佛在说“我这身体怎么这么不争气,出了问题,给自己孩子造成了这么大的负担‘’。那时候,瞬间觉得鼻子酸酸的。

奶奶的身体也并不好,大脑似乎在萎缩,记忆在不断地流失,逐渐忘了除了眼前的一切。问到自己孩子的名字,是谁,答曰:“不记得”。于是奶奶的生活开始变得无聊,一切都是那么的无聊。别人在聊天,她也听不进去,觉得烦、吵,在唧唧歪歪的都不知道在说什么。电视也看不清楚,不看了,听唱歌也不听了,都不知道在唱什么,烦,不听。

记得之前大学的时候每次打电话回去,奶奶听了电话都很高兴,要跑去隔壁姑妈家说一番,但是现在我回到去。也只是笑笑,问记得我是谁么?答曰:“不记得”。

仔细想想,比起我的一名比较玩得近的大学校友,之前在Q群里消失了一周,大家都在调笑说是不是被拐卖了,结果原来是父上大人病逝了,说“似乎已经将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光了”,我个人算是比较幸运了。我不能理解年纪轻轻就丧父的悲伤,也无法安慰他,只能祝福他过的好,走好自己的路。

哟,我哟,好好的藏在这段文字里面吧。好好的藏在我的记忆里吧。别忘了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