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里又少一宝

终究奶奶还是走了。

在昨天,我下班后还是直接过去了姑妈家,在去到之后看到奶奶的第一眼就已经感觉不是很对了,呼吸太用力了,仿佛已经竭尽全力的呼吸让我感到估计活不过当晚,或者隔天。果然,在昨天晚上,在我和爷爷的注视下,奶奶咽下了最后一口气。她的呼吸和昨天相比变得非常的粗重,吃完饭后我回到床前和爷爷一起注视着,几个姑妈姑丈稍微看了一下奶奶还活着之后决定先离开,因为奶奶的脑萎缩开始严重之后就开始不喜欢别人在旁边聊天,他们怕吵着奶奶。我不是很喜欢聊天,所以打算和爷爷一起坐一下,如果没什么情况的话就准备等一下回家,这决定让我感到无比庆幸,因为我看到奶奶咽下的最后一口气,虽然不是什么美好的画面,因为那只是一下咳嗽,但是也是非常珍贵的回忆。可以想象到,在连续几天都没力气吃饭之后,奶奶已经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。我看到有一次有好长时间没了呼吸,估计有将近个10秒,刚提起心,“咳”的一下咳嗽让我吓一跳又把心放了下来。

然而在一次咳嗽之后,奶奶的呼吸就终止了,好长的静默,我死死的盯着盖在奶奶胸前的被子,等待着起伏的再一次到来,然而终究还是没有再多一次的起伏了。我有点茫然,已经接近二十秒没动静了,这正常人也该喘一下气了,会又有一次咳嗽吗?我摸了摸奶奶的太阳穴,昨天还是能摸到脉搏的,然而这次,没动静了。这时候爷爷走了过来,把手掌放到了奶奶的鼻尖前,等了几秒,又把手掌放到了奶奶的额头上,然后,手指轻轻拂过奶奶已经闭起的眼帘,然后又轻轻的用纸巾擦了擦奶奶双眼眼角的一丝湿润。我瞬间意识到,这下真是最后一下了。于是瞬间,我的眼泪开始止不住了,我坐回椅子,眼泪无法阻止的涌出,仔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,有点想用手机拍下这一幕,但是又感觉这样坐似乎有点不妥,于是只能用力的将这一幕印在脑海里。奶奶躺在床上已经没有了生息,爷爷站在床前,弯着本来已经驼背的腰,让他看起来更加的矮了。他静静的站着,一手按在盖在奶奶身上的被子上。我并没有看到他的表情,但他并没有哭,没发出什么声音,就那么静静的站着,和陪伴了他几十年的老伴告别。

然后不知道谁进来了屋子,大概是看到了爷爷和我的样子,瞬间飞奔出去,把几个姑和叔和我的父亲都叫了过来,瞬间一帮人呼啦的过来了,一时间,“妈!”、“婆婆!”的叫声都爆发了出来,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种的啜泣声,然而我这个渣渣,那句“啊嫲”都叫不出来,只能在旁边徒劳无功地强忍着无法阻挡的泪水。三姑妈还很用力的摇了一下奶奶,二姑妈一边哭着一边说“不敢看”,还有大姑妈在扶着柜子毫无形象的哭嚎“妈,我对不起你,我明明说过不会哭出来的”。自家老爹也是满眼通红的默默擦着眼泪,说起来,这大概是我第一次见他哭了罢。

接下来就是一番鸡飞狗跳,把几个亲属叫上,各自请假等一轮殡葬准备,没啥好说的了。要么就完全不遵守什么迷信传统,自己想怎搞就怎搞,要么就请个有相关知识的神婆来指挥,大家听指挥就是了。

几位长辈很快就止住了眼泪,除了后来把棺材送进活化车间的时候,就像平常的家庭聚会一样。我也只能强忍着,至少不要在其他人面前哭得这么丢脸。至少我把“我的奶奶”这个概念强行换成“一具尸体”这种情况下可以止住泪水,但是这种简陋的措施在火葬场我看到奶奶的脸的时候崩塌成了碎片。什么“只是一具尸体”啊,这是从小到大最疼我的奶奶啊,这上面带着我多少的回忆啊!然而我只能无力地哭着,把脑袋防空,压制着自己的情感。在观赏火化车间的时候我也想喊一句“奶奶”啊,但是无能的我开口就只有呜咽。

整个过程中爷爷并没有哭,只是一脸的沉重,并没有以往的笑容。他心里的难过绝对不会比我们少,但是他并没有掉眼泪。爷爷对奶奶估计是最照顾的人了,奶奶身体不好以来,爷爷一直都非常耐心的照顾,别人偶尔劝身体还是不错的爷爷出门走走,去一下旅游,到处走走,回故乡看看。这时候爷爷都会说“我要照顾啊妈/婆婆/老伴,哪里走得开?”对于奶奶的去世,爷爷是做足了心理准备了,姑妈也说到,爷爷前两天让人把奶奶从房间移到了厅里,大概也是知道最后的日子到了,毕竟有种说法是死人不能过两重门。

奶奶的逝世,让过去的回忆全部忘了味,那些愉快的记忆都没有了欢乐的味道,反而都变成了牵动泪腺的元素。我不知道有什么办法止住这种哀伤,大概只有暂时的忘却能让我好一点。或许在被时间冲淡以后,我才能直视这段回忆吧。

今天去看了一下奶奶

最近由于路费的原因开始开车上下班,这两天听到奶奶最近身体变得非常差,于是今天下班后过去了一趟看望了一下。今天看到的奶奶已经是面色苍白,听说已经完全吃不进去食物了,我当时心里就想,这人,没吃饭多久会饿死?然后接下来的事情我就再也不敢想下去了。

奶奶卧床不起已经有相当长时间了,之前也不是不能起来,只是大概觉得她坐着也是辛苦,于是长期让她睡在床上。或许我这个不负责照顾的做评论似乎有点在说风凉话,但是我还是觉得长期躺着,不去想什么东西,不去做什么东西,又没什么交流的话,人很快就会废掉。奶奶也很可能是差不多的原因,只是脑萎缩开始,这身体就如雪崩一样往下走下坡路了。

去探望奶奶,这是看着她身体越来越糟糕,也是不久前网购了张气垫床过去(虽然姑妈还是塞了买东西的钱给我),希望她那褥疮没那么痛,之前偶然间瞥到那个褥疮,黑色一个,直径怕是有接近10cm,我就感觉不寒而栗,那黑黑的褥疮仿佛一脸嘲讽的在指责我的漠不关心,然而我只懂得逃避。

今天看的奶奶,已经把假牙取出来了,两片嘴唇深深的陷进了口腔了,模样颇有一丝滑稽,但是这背后的无法进食也是让我非常的揪心。姑妈在聊天中也提到了之前一阵,奶奶突然清醒的一阵子,她问奶奶有什么东西向吃的,奶奶说,想吃猪肉,想吃鱼,于是又急急忙忙的买来些猪肉,剁碎了煮了些粥去喂奶奶,然后完全吃不进去,甚至还把吃进去的吐了出来。这让我感到悲哀,以前奶奶总是省吃俭用,好多好东西都不舍得吃,现在都吃不了了。现在爷爷的身体还算好,没啥病痛的,但是脚掌肿得很厉害,也常常和爷爷说有啥好吃的就吃多点,不用省。(一边打字一边掉眼泪的感觉真糟糕)

一圈人围在一起聊天的时候,瑞叔说着奶奶那样子,想必是还有什么心愿未了,我又想起之前的一次,奶奶偶尔清醒过来,悄悄地和我说着话,说她那身体估计撑不了多久了,希望我能赶紧给找个老婆,让她能喝个孙媳妇茶。而我……并没有对此放在心上,这算是不孝么?现在回想起来,那大概是我奶奶人生中和我的最后一次对话了。就算是偶尔下去看望,和她东扯一下西扯一下,问一下她是否知道时间和日期,希望让她进行一下简单的思考,似乎也并没有什么效果。还记得一次,回去看望,姑妈跟她说“钧仔翻黎睇你啦”,她立马睁大眼睛,到处寻找我的身影。姑妈让我和奶奶说点什么,我却因为口拙而哑口无言,现在回想起来,非常讨厌当时不会说话的自己。

估计奶奶也撑不了多久了,在一群子女的照顾下饿死似乎有点讽刺,但是因为无法进食而饿死,这似乎也是正常的寿终正寝?除了褥疮,似乎奶奶也没其他病痛,这不得不说是万幸。又想到,这要不要靠吊针来续命?对于本人来说一片混沌的续命有没有意义?就我自己而言,一片痛苦的未来和轻松的去死,我大概是会选择轻松的去死?不过这也不知道是不是奶奶的选择,或许她连选择的意识都没有了,脑萎缩已经摧毁了她的一切。

想多回想一下以前的奶奶,但是一动念头眼泪就止不住,连字都打不了,于是又开始畏缩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