终究奶奶还是走了。

在昨天,我下班后还是直接过去了姑妈家,在去到之后看到奶奶的第一眼就已经感觉不是很对了,呼吸太用力了,仿佛已经竭尽全力的呼吸让我感到估计活不过当晚,或者隔天。果然,在昨天晚上,在我和爷爷的注视下,奶奶咽下了最后一口气。她的呼吸和昨天相比变得非常的粗重,吃完饭后我回到床前和爷爷一起注视着,几个姑妈姑丈稍微看了一下奶奶还活着之后决定先离开,因为奶奶的脑萎缩开始严重之后就开始不喜欢别人在旁边聊天,他们怕吵着奶奶。我不是很喜欢聊天,所以打算和爷爷一起坐一下,如果没什么情况的话就准备等一下回家,这决定让我感到无比庆幸,因为我看到奶奶咽下的最后一口气,虽然不是什么美好的画面,因为那只是一下咳嗽,但是也是非常珍贵的回忆。可以想象到,在连续几天都没力气吃饭之后,奶奶已经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。我看到有一次有好长时间没了呼吸,估计有将近个10秒,刚提起心,“咳”的一下咳嗽让我吓一跳又把心放了下来。

然而在一次咳嗽之后,奶奶的呼吸就终止了,好长的静默,我死死的盯着盖在奶奶胸前的被子,等待着起伏的再一次到来,然而终究还是没有再多一次的起伏了。我有点茫然,已经接近二十秒没动静了,这正常人也该喘一下气了,会又有一次咳嗽吗?我摸了摸奶奶的太阳穴,昨天还是能摸到脉搏的,然而这次,没动静了。这时候爷爷走了过来,把手掌放到了奶奶的鼻尖前,等了几秒,又把手掌放到了奶奶的额头上,然后,手指轻轻拂过奶奶已经闭起的眼帘,然后又轻轻的用纸巾擦了擦奶奶双眼眼角的一丝湿润。我瞬间意识到,这下真是最后一下了。于是瞬间,我的眼泪开始止不住了,我坐回椅子,眼泪无法阻止的涌出,仔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,有点想用手机拍下这一幕,但是又感觉这样坐似乎有点不妥,于是只能用力的将这一幕印在脑海里。奶奶躺在床上已经没有了生息,爷爷站在床前,弯着本来已经驼背的腰,让他看起来更加的矮了。他静静的站着,一手按在盖在奶奶身上的被子上。我并没有看到他的表情,但他并没有哭,没发出什么声音,就那么静静的站着,和陪伴了他几十年的老伴告别。

然后不知道谁进来了屋子,大概是看到了爷爷和我的样子,瞬间飞奔出去,把几个姑和叔和我的父亲都叫了过来,瞬间一帮人呼啦的过来了,一时间,“妈!”、“婆婆!”的叫声都爆发了出来,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种的啜泣声,然而我这个渣渣,那句“啊嫲”都叫不出来,只能在旁边徒劳无功地强忍着无法阻挡的泪水。三姑妈还很用力的摇了一下奶奶,二姑妈一边哭着一边说“不敢看”,还有大姑妈在扶着柜子毫无形象的哭嚎“妈,我对不起你,我明明说过不会哭出来的”。自家老爹也是满眼通红的默默擦着眼泪,说起来,这大概是我第一次见他哭了罢。

接下来就是一番鸡飞狗跳,把几个亲属叫上,各自请假等一轮殡葬准备,没啥好说的了。要么就完全不遵守什么迷信传统,自己想怎搞就怎搞,要么就请个有相关知识的神婆来指挥,大家听指挥就是了。

几位长辈很快就止住了眼泪,除了后来把棺材送进活化车间的时候,就像平常的家庭聚会一样。我也只能强忍着,至少不要在其他人面前哭得这么丢脸。至少我把“我的奶奶”这个概念强行换成“一具尸体”这种情况下可以止住泪水,但是这种简陋的措施在火葬场我看到奶奶的脸的时候崩塌成了碎片。什么“只是一具尸体”啊,这是从小到大最疼我的奶奶啊,这上面带着我多少的回忆啊!然而我只能无力地哭着,把脑袋防空,压制着自己的情感。在观赏火化车间的时候我也想喊一句“奶奶”啊,但是无能的我开口就只有呜咽。

整个过程中爷爷并没有哭,只是一脸的沉重,并没有以往的笑容。他心里的难过绝对不会比我们少,但是他并没有掉眼泪。爷爷对奶奶估计是最照顾的人了,奶奶身体不好以来,爷爷一直都非常耐心的照顾,别人偶尔劝身体还是不错的爷爷出门走走,去一下旅游,到处走走,回故乡看看。这时候爷爷都会说“我要照顾啊妈/婆婆/老伴,哪里走得开?”对于奶奶的去世,爷爷是做足了心理准备了,姑妈也说到,爷爷前两天让人把奶奶从房间移到了厅里,大概也是知道最后的日子到了,毕竟有种说法是死人不能过两重门。

奶奶的逝世,让过去的回忆全部忘了味,那些愉快的记忆都没有了欢乐的味道,反而都变成了牵动泪腺的元素。我不知道有什么办法止住这种哀伤,大概只有暂时的忘却能让我好一点。或许在被时间冲淡以后,我才能直视这段回忆吧。

发表评论